离婚那天,我用一张孕检单,给自己争取到一套房产和50万

时间:2020-01-01 来源: 国内新闻

1

浴室用玻璃板隔开,万文凹凸的身体在水雾中浓密,轮廓朦胧可见。

她站在淋浴间下,用温水清洗她的身体,整个白色的身体在水蒸气中泛出一层可爱的粉红色

她不知道自己洗了多久。她的大脑有点白空她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 “碰巧”旁边的铃声响起,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万文关掉淋浴,用毛巾快速擦了擦身体,拿起水槽上的手机,感到麻木。这时,只有她的丈夫彦希会例行给她发短信。

毕竟,他已经五天没回家睡觉了

想到这,万文皱起眉头,点了一条短信,“我晚上在公司加班,不会再睡觉了。” “

果然,男人的语气仍然是同样的不宽容和厌倦,她和彦希的婚姻也会亮起红灯吗?

她穿上黑色睡衣,然后低头用冷水拍打她的脸,然后用纸巾轻轻擦拭。她冷静下来,开始照镜子。

女人苍白的脸已经失去了颜色,她的脸上充满了虚弱,她的眼睛早已失去了以前的样子。可以看出,多年的家庭主妇生活已经把她从一个可爱的女孩变成了一个不满意的家庭主妇。

当手机再次响起时,她眯起眼睛,再次点击了短信。我看到了彦希抱着一个女人躺在床上的照片,下面的信息充满了挑衅:万文,你这个黄脸婆不下蛋,你一知道就和彦希离婚。他现在爱我,我怀孕了

万文的眼睛被撕开了,他对彦希的最后一点感觉也耗尽了。他完全醒了。

离婚是她唯一的出路

但是彦希和钟曼青,她不想这么容易帮助他们!

2

第二天,万文直到10点才起床。美美地睡了一觉后,她的精神大为好转。也许她对这段婚姻并不着迷,她眉毛上的沮丧已经消失,她的气质也更加温柔平和。

早餐后,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勤奋地做家务,而是叫了一个兼职工人来打扫。

既然她已经决定离婚,她就不用像保姆一样担心这个家庭了。 想到这三年来她一直默默付出,却被颜夕嫌弃成了黄脸婆,她心里有病,你怎么相信这渣男甜言蜜语?

哈!他说他想抚养她一辈子,并强迫她辞职。现在他有脸背叛她。

男人真的是大猪!

万文把她在衣柜里穿了两年的所有旧衣服打包,放在袋子里捐赠。

为了在过去的两年里节省更多的钱,她没有买多少衣服。她一直穿着那几件衣服。现在我想起来了,彦希早就厌倦了

一想到以前看到钟曼青身上的名牌衣服和包包,她的眼睛就黑了。钟曼青的实习生怎么会有能力买这些?可笑的是,当时她甚至用彦希的胳膊迎接她。真是个傻瓜!

万文自嘲地笑了笑,然后换上一件黑色连衣裙,化了淡妆,穿着旧衣服出去了。

当她打车去商场时,她毫不犹豫地开始购物,刷卡,整个下午买了很多名牌衣服和化妆品,还有漂亮的包包和高跟鞋,最后走进了理发店。

而坐在办公室里阅读文件的彦希的手机不断弹出银行卡消费通知。他皱起眉头。起初,他以为万文只是在耍小脾气,但看到她一下子花了5万到6万元,他的怒火越来越高,所以他不停地打电话给她。

万文坐在理发店的镜子前,当她听到手机铃声时,看着她。然后她冷笑了一声,把手机调成静音。

只花了一点钱,她开始感到苦恼。不知何故,她也默默地为此付出了三年的代价,而第三个女儿只要静静地躺下,就可以享受属于她的一切。她怎么会盲目地爱上彦希,一个没有承担责任的男人?

万文没有接电话,彦希感到困惑和愤怒。过去,只要是他的电话号码和短信,她都会在几秒钟内回复。他突然想起昨晚的短信,万文也没有回复。 想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了钟曼青,怀疑她已经知道他在作弊。他感到有点不安,好像有重要的事情要离开他。

但是接着,他摇摇头。万文的脾气他很清楚。他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沙子。一旦她知道他在作弊,她就会大吵大闹。看来她今晚必须回家看看这个女人发生了什么事。

万文看着镜子里已经容光焕发的女人,有些人有点惊讶。他们觉得最初的忍耐和给予有些可笑。 显然,她也是一个喜欢在职场战场上杀敌的人,但她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而辞职,放弃了她的梦想和追求。她以为自己会有一段非常幸福的婚姻,但现实给了她一记耳光。

多年来,依靠彦希,她像菟丝子一样生活。甚至花钱也取决于婆婆和他的眼神。她总是害怕被抛弃,因为她做得不好。她知道当他作弊的时候,她甚至不敢大吵大闹,因为她害怕离开他。她害怕完全迷失自己。

但幸运的是,她终于醒了

万文回到家,整理好衣服,走进浴室洗澡。当她穿衣服的时候,她收到了彦希发来的短信,说她想回家。她嘲弄地扯了扯嘴角,把面具戴在脸上,然后去客厅的沙发上躺下来看电影。

3

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彦希一走进客厅,就看见万文躺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他脱下外套,走向她。他疑惑地问,“饭热了吗?饭后我有话要告诉你。 “万文没有看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扑进他的怀里,表示关心、体贴和谦卑的讨好。相反,他仔细看了电影,生气地说:“哦,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也不会做饭。" "“当彦希看到自己冷漠的态度时,她感到有点不舒服。"我没给你发短信吗?还有,我今天为什么不接你的电话?“

”哦,没看电话 “彦希也看到她敷衍了事,有点心烦意乱。她生气地关掉电影,问道,“万文,你今天为什么花这么多钱?知道赚钱对我来说并不容易,而且我花钱很自由,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家庭?此外,我在外面工作得很努力,当你在家很舒服的时候,你不应该考虑我的感受吗?

万文慢慢撕下面具,起身用纸巾轻轻擦了一会儿,然后假笑着抬头看着他,“老公,一个女人告诉我你不想让我变成黄脸婆,还说你爱的人是她。你觉得有趣吗?“彦希心虚地避开了她的视线,躲开了她的眼睛,用干涩的微笑回应道:“哈.哈,当然好笑。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你是我最喜欢的妻子。看到这样的人将来躲起来是无稽之谈。" "

万文听了他的谎言,更加厌恶他。“所以,为了不变成黄脸婆,所以我今天去了商场,换了发型。你没注意到我变漂亮了吗?你认为这些钱不值得吗?”

彦希这时才仔细看着妻子。她的脸像一朵微笑的花。她通常苍白而不流血的脸有一些光泽,她的眼睛不再像往常一样无精打采。她甚至有一些勾搭,她果冻般的粉红色嘴唇微微张开。她可以看到他的喉咙很干,她想吻方泽。

他突然靠得很近,想抱抱她,但万文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很恶心,于是平静地起身去拿杯水喝。

彦希很尴尬,但是看到他的妻子这么漂亮,她不在乎在她身上花这么多钱,因为她害怕被发现作弊,她不敢多说什么,所以她脱下衬衫准备洗澡。

他看着万文,轻声笑了笑。“老婆,我饿了,请给我煮些面条!”

万文放下杯子,嘴角挂着一个钩子。“老公,我今天刚开了一家美容院。你忍心让我进油腻的厨房吗?你为什么不自己做呢,嗯?”

她最后的声音打动了人们。彦希的心颤抖着,感到麻木。不知何故,她想起了疯狂爱上万文的甜蜜。在她的心里,微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万文洗了脸,走进卧室。她保存了彦希刚刚录制的东西,并换上了一套保守的衣服。她不想再和彦希有任何密切的联系。光是想想就让人厌恶。

吃完后,彦希进来,看见她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他的心发痒。他很快上床睡觉,试图把她压在身下。他听到她说,“丈夫,我的月经提前了。我觉得不舒服,想早点睡觉。你也应该早点睡觉。”

听了这话,他有些疑惑,但他没有注意到万文时期是什么时候。他感到失望,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4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内疚地看着万文。看到她没有反应,他松了一口气。他起床整理睡衣。“我先去书房接电话。助理在找我。先睡觉吧。” “万文心里清楚地点了点头,拿起手机,看了看刚刚发来的短信。是钟曼青。”万文,你为什么带走彦希,你这个臭女人,如果你不知道足够的东西离开他,我不会让你走的!“

她会嘲笑这个愚蠢的女人。我从未见过如此匆忙地给她作弊的证据。

她微笑着回答道:“给我看看怀孕测试表。如果你塞了个枕头对我撒谎呢?另外,我怎么知道你是算计了彦希还是真的爱他?”

不久,钟曼青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验孕照片,另一张是她展示自己大肚子的照片。似乎应该是七个月前。

她还真是傻,这对渣男渣女竟然早就偷偷在一起了,她竟然都没有怀疑,要不是上次她去医院看感冒无意中看到席衍搂着一个女人,还有这个蠢女人自己凑上来,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清他的真面目。

钟曼卿见温没有回信息,以为她不相信,又将席衍跟她表白的音频发给她。

温戴上耳机,席衍油腻的声音传入耳中:“卿卿,我爱你,我会尽快跟温离婚的,等我升职后,就没有什么顾虑了,你只要好好养好身体,保护好我们的宝宝就行。”

听到升职这事,温顿生一计,慵懒地回复:可惜呢,他刚刚还说爱我呢,看来你也不过是个玩物而已。

她将刚刚的音频发送过去,就关机躺在床上闭眼思考。

书房里,席衍听着电话里女人的哭声,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耐,但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安抚道:“卿卿,你别哭,明天中午我过去你那吃饭,今晚会回来也不过是怕她发现而已,你知道我正在升职关键期,不能胡来。”

钟曼卿没来得及听音频,但看到温的短信,她还是很恼火,忍不住质问:“老公,那你爱我还是她?”

席衍有些无奈,“当然是你,你放心,自从和你在一起后我就没有碰过她了。”

虽然是这么说,但想到温今晚勾人的模样,也不由有些心虚地说:“卿卿,你乖乖的,你现在怀孕了要早点睡,不要胡思乱想,我跟你保证,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钟曼卿听着他的甜言蜜语,有些得意,“好,那你明天要早点过来。”

挂上电话后,她才点开音频,结果一听就炸了,明明前一秒还说爱她,现在就被他听到爱别人,钟曼卿忍住心中的怒火,将一切责任推到温身上。

席衍一定是爱她的,他是不得不与温虚与委蛇的,要是闹起来就中了她的计了。

她思索半晌,想到席衍的妈妈方云芝也急着抱孙子,顿时有了计划。

5

温正准备喝汤,门铃就响了。

她疑惑地通过猫眼看人,见是婆婆方云芝,有些不喜地皱眉,但很快她就调整好心态。

开门后,方云芝就生气地指着她骂:“怎么这么慢?人不讨喜就算了,连事也不会做。”

温没回答,只是冷淡地看着她。

方云芝眉头皱得更深,走进厨房看到桌上的外卖,她更是有些不客气道:“温,你怎么吃外卖,外卖又贵又不卫生,现在是阿衍在外面赚钱,你还这样乱花钱,心不亏吗?”

温一听这话就笑了,“婆婆,你不会不知道吧,这三年的家用用的可是我结婚前存的钱啊,我可没有用你儿子的钱。”

方云芝一听这话,想到昨晚钟曼卿的电话,对温更是火大,“什么叫你的钱,结婚了就是一起的,能省就省,看看你这刻薄样,怪不得生不出儿子,竟然还敢顶嘴,以后你们两口子的钱都上交给我,我给你们保管。”

温听着她这无耻的话,也不像平时那样隐忍,“婆婆,你忘了我之前有过一个孩子,还是你推掉的吗?要不是席衍一直劝我,我怎么会忍你这么久,现在竟然还想要我们的钱,不觉得无耻吗?”

方云芝想到那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有些尴尬,但想到钟曼卿肚子里的孩子,还是狠狠道:“你最好安分一点,不要老缠着阿衍,也不要老是跟他要钱,有时间还不如去看看医生是不是真不能生,摊上你这么一个媳妇,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那就离婚吧,反正我也忍你们很久了!”温觉得证据差不多了,决定摊牌。

方云芝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离婚,席衍出轨了,可笑孩子都有了还想欺骗我,难道我看起来很傻吗?”

方云芝一时有些不可置信,但想到儿子的前途,变了脸色,语气也委婉起来:“阿,你搞错了吧,阿衍怎么可能会出轨,别多想了。”

温将包包里的照片扔在桌上,全是席衍和钟曼卿的亲密照,“呵!你还不知道吧,有些还是你儿子那个小三给我提供的证据呢,真不知道他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或许是图她蠢得可爱。”

方云芝一看,脸色也变得阴沉,她一脸恶毒地看着温,“你要什么?”

温无视她的目光,笑了笑,“我要这个房子和五十万,不然这些照片都会送到席衍的上司那里,据说他的上司是个特别讨厌对婚姻不忠的人,这样他不仅没求到升职,估计连工作都要丢了,你说呢,我亲爱的婆婆?”

方云芝扬起手,准备给温一巴掌。

温怎么可能让她得逞,抓住她的手,讽刺地看着她,“呵,别想威胁我控制我,我早就将这件事告诉我朋友了,只要我一出事,照片就会送到席衍上司桌上。更何况我照顾这个家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五十万不多,只要他升职了很快就可以赚到,不是吗?”

方云芝看着眼前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儿媳妇,再也没有当初的卑微讨好和畏畏缩缩,她有些恍神和不可置信。

“你不是爱阿衍吗?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无情和贪得无厌,那个小三我也没想过让她进门,只是想要孩子而已,只要你不离婚,孩子我来带,那个女人我帮你打发了怎么样?”

温将她的手放下,坐下来继续吃饭,冷漠地拒绝:“不用了,你当你儿子是宝,我可不想恶心我自己,我可以当作和平离婚,也不会去告发他,只要把房子和五十万给我。”

方云芝见她说不通,就给席衍打了个电话。

6

席衍很快回来了,他神色匆忙又有些不安地看着温,“老婆,你怎么能离婚,你放心,我只是想要儿子而已,等她生了我再将她打发了,你看行不行?”

方云芝见不得他受委屈,脸上的愠色更重。

温见他还不死心,还想利用她,放下碗筷,平静地看着他:

“席衍,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爱你爱得要死的小傻瓜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拖到升职啊,到时候我的筹码就少了很多。别劝我了,我只想离婚,而且我的条件就那个,如果不答应,法院见,到时候想必会闹得众人皆知。”

席衍心知温不可能再更改决定,又想到这些照片大部分都是钟曼卿提供的,也不禁有些恼火,但想到闹大的后果,他心痛地同意了,反正只要他升职了,那点钱很快就可以赚回来。

“好,我同意,但这些事情你最好吞进肚子里。”

温得到满意的结果,也开心地展颜一笑,席衍看见她真心的笑容,有些晃眼,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更难受了。

方云芝一听他同意了,想要反对,但看他摇头,只好冷哼了一声。

“那么现在你们尽快离开这里吧,明天就去将房子过户,还有五十万,以及将离婚手续都办了吧,可以?”

席衍想拒绝,但触及她冷漠的眼神,勉强点头。

7

离婚手续很快就办好了,没想到席衍搬家的时候钟曼卿也过来了。

她笑得很恣意,炫耀般地挽着席衍的手,“温小姐,离婚后很痛苦吧?别想不开啊,我认识一些二婚的中年男人,虽然没有阿衍这么年轻有为,但和你还是很配的,要不介绍给你认识?”

温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冷漠地说:“不用了,毕竟我不像你,不喜欢做垃圾桶,你喜欢就留给你了。”

这下,钟曼卿和席衍都生气了,他恼怒地看着她,“说话客气点,温。”

温瘪瘪嘴,继续吃她的水果沙拉。

钟曼卿摸了摸肚子,继续嘲讽:“哎呀,谁叫我能生呢,有些人啊就没那个命,注定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哈哈。”

温懒得理她,想到私家侦探给她的资料和照片,她玩味一笑。

钟曼卿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席衍的吗?

(小说名: 《出轨的老公》 ,作者:苏汝。公号:dudiangushi)

新闻排行
  1. 点击查看专题业界主要玩家谈论如何扩大影像的影响力电影与时尚深度的跨界融合海南日报三亚12月7日(记者李艳

    点击查看专题业界主要玩家谈论如何扩大影像的影响力电影与时尚深度的跨界融合海南日报三亚12月7日(记者李艳...

  2. 9月16日,华为“心脏社区”于10月10日接受了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介绍了华为今年前8个

    9月16日,华为“心脏社区”于10月10日接受了公司创始人任正非的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介绍了华为今年前8个...

  3. 候选人、市、州公务员主管部门和省级招聘单位:现将青海省2016年公务员公开招聘考试中担任以下职务的公务员?

    候选人、市、州公务员主管部门和省级招聘单位:现将青海省2016年公务员公开招聘考试中担任以下职务的公务员?...

  4. ?7月19日,网易选择了新的行动:9.9价值区正式启动,180次爆炸重新定价,实力在50%至8%之间。这样的信息有点令人惊讶。很长一段时间,网易的严格选择被视为新中产阶级的代名词。目标的目标也集中在M

    ?7月19日,网易选择了新的行动:9.9价值区正式启动,180次爆炸重新定价,实力在50%至8%之间。这样的信息有点令人惊讶。很长一段时间,网易的严格选择被视为新中产阶级的代名词。目标的目标也集中在M...

  5. 220X1778350X177853老虎娱乐酒店宋祖儿,原名孙凡清,1998年5月23日出生于天津。2004年,他主演了第一部电?

    220X1778350X177853老虎娱乐酒店宋祖儿,原名孙凡清,1998年5月23日出生于天津。2004年,他主演了第一部电?...

  6. 据国外媒体报道,俄罗斯科学家一直在研发泰空摩托车,预计未来将为宇航员开发更便捷的交通工具。上周五,两

    据国外媒体报道,俄罗斯科学家一直在研发泰空摩托车,预计未来将为宇航员开发更便捷的交通工具。上周五,两...

  7. 最近,四川省广元市的一名妇女突然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说她的银行卡涉嫌筹集资金,并在互联网上被通缉

    最近,四川省广元市的一名妇女突然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说她的银行卡涉嫌筹集资金,并在互联网上被通缉...

  8. ?文|好孕姐几天前我去见了我的堂兄。她刚生下第二个孩子,是一个肥胖的大儿子。我说她:“第一个孩子的女儿,第二个孩子,这是一个好词。”谁知道,她居然哭了:“我说我不应该有第二个孩子,我的母亲和岳母。让我

    ?文|好孕姐几天前我去见了我的堂兄。她刚生下第二个孩子,是一个肥胖的大儿子。我说她:“第一个孩子的女儿,第二个孩子,这是一个好词。”谁知道,她居然哭了:“我说我不应该有第二个孩子,我的母亲和岳母。让我...

  9. 推荐阅读“第一个弯道黄河“探秘”九曲黄河的第一道弯曲“由四川唐珂拍摄(8月23日由无人机拍摄).2019-08-

    推荐阅读“第一个弯道黄河“探秘”九曲黄河的第一道弯曲“由四川唐珂拍摄(8月23日由无人机拍摄).2019-08-...

  10. 0x251c▲恒力交警查看校车交警供应图学校即将开学。近日,记者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了解到,为了有效预防和减

    0x251c▲恒力交警查看校车交警供应图学校即将开学。近日,记者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了解到,为了有效预防和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