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rwabc.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62年大团结10元人民币价格》最新章节。

离开哈利波特位面的吴墨,重新回到了地球之上,回到了那虽然无聊,但却又充满了温馨的生活之中。

然而他很清楚,这样的温馨或许只能持续短短一个月时间,到时候,更大的刺激将等待着他。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带着身边的人一起进入游戏征战了。

对他来说,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呢?面对着眼前一道道挑衅的目光,钟道临的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在卜要脸跟赫日的介绍下,他明白所谓的选人方法,就是让这些人真刀真枪的彼此混战,在拼斗中被杀死了的人,自然算是淘汰出局;而砍死对方三人以上,或是能让敌手失去战斗力的,就能够顺利地脱颖而出。

如果他稍迟一会儿到来,恐怕死伤会更惨重;可是如此野蛮血腥的选人方法,居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衷心赞同,这就让钟道临摸不着头绪了。

看这些人不服气的模样,甚至连他都不想放过,似乎有些重新选择首领的架式。

在还没搞清楚现在这些人的情况之前,通晓驭人手段的钟道临,自然不打算发表什么言论,只是告诫卜要脸跟赫日两人将这些人看管好,顺便将受伤跟死于混战的那些人处理好,接着随口问赫日道:「怎么没看到那些黑云骑兵将,练大哥呢?」

赫日整了整身上的灰尘,恭声道:「练帅前些日子剑伤发作,浑身高烧不退,现在正在黑云骑的护卫下,在临时搭建的兵营中养伤,如果首领再迟几日,恐怕就见不到练帅了。」

「什么!」

钟道临闻言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练惊鸿居然伤成了这个样子,疑惑道:「退出风翼峡谷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难道,你们在路上又遇到了什么强敌不成?」

赫日摇头道:「练帅是被穆蛛蛛的毒剑刺伤后,割肉防止毒素入骨攻心,这才导致如今伤口大面积的化脓,并非又和人动手。

「练帅吩咐下来,如果首领到了,立即去见他最后一面,迟则不及,您看……」

钟道临急道:「立刻领我过去。」

他正要举步,忽然心中一动,想了想又对卜要脸吩咐道:「你领着其他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配合其余的黑云骑兵将,把这里方圆十里之内的树全砍了,七日之内建好营盘,等我弄明白了你跟卜要脸找来的这些人,都是何方神圣之后,再说吧!」

说罢,便跟随赫日朝北面八百黑云骑驻扎的兵营走去。

钟道临跟赫日两人走到树林外、黑云骑临时搭建的简易兵营时,一队身穿内甲的黑云骑巡哨正巧看到钟道临,便立即迎了过来。

钟道临看到领头来到自己身前的那个土人队长的神色萎靡黯然,连忙询问道:「练大哥怎么样了,在哪个营帐内休息,快带我过去!」

那队长还来不及打招呼,听到钟道临的问话眼圈顿时一红,伸手朝后一指,悲切道:「督帅就在中军那个外竖风旗的大帐,恐怕……」

说着,用袖口猛然擦了一把眼泪,不敢多说,便领着钟道临首先朝内快步走去。

三十几个用枯枝木料简单搭建而成的营帐,坐落于辕门跟木刺护栏之后,围建在中央大帐的四周。受到督帅练惊鸿伤势的影响,三三两两在营盘外活动的黑云骑官兵脸上写满了担心跟忧虑,士气不振,见到钟道临跟着一队巡营哨兵过来,都停止了谈话,静静地尾随在后,朝着中央大帐走去。

走到帅帐外,一股浓郁的药草味儿从帐内飘出,钟道临吩咐众人在帐外等候,便跟赫日掀帘而入。

猛一进入帐内觉得很黑,稍许等钟道临适应了帐内的光线后,才看到脸色苍白的练惊鸿正躺在帐内唯一的木床上,不停地咳嗽着。

只见他绑在胸前的左臂上裹了几层药布,随军的军医正把一碗浓浓的药液抹在新的药布上,可能是准备给练惊鸿换药,三个黑云骑将官正焦急地在床前踱步,眉头皱成了一团。

因帐帘掀起而透射进来的光线,惊动了其中一个土人将领,等他看清钟道临的样子,激动地快跑几步来到帐前,拉着钟道临的手,低声悲哭道:「钟兄可来了,督帅快不行了!」

「是不是钟兄弟来了?」

床上的练惊鸿听到声音,似乎振作了起来,在一位将官的搀扶下,艰难的抬起上身,睁眼一看,果然是钟道临正急步朝自己走来,眼中露出了欣慰的目光,微笑道:「没想到你我兄弟还能再见一面。」

看到钟道临眼中担忧夹杂着疑惑的莫名眼神,练惊鸿叹了口气,朝左右道:「你们都下去吧,本帅跟钟道临单独谈谈!」

赫日在钟道临的示意下,同样陪着那四人走出帐外。

钟道临见帐内只有自己跟练惊鸿两人,并没有询问练惊鸿的伤势,反而眉头一皱,疑惑道:「练大哥,究竟怎么回事?」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奄奄一息的练惊鸿突然上身一挺,在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钟道临的双眼寒光一闪,凝重道:「我们被出卖了!」

钟道临知机地没有开口,从他刚一进帐,就用灵觉探查了练惊鸿的周身气脉,果然如他来的时候所猜测的,表面上浑身冒虚汗、似乎随时都会撑不下去的练惊鸿,根本就没什么大碍,只是气血有些虚而已。

当练惊鸿借故遣开左右的时候,钟道临就知道他可能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否则也不会装病等自己回来了。

练惊鸿见钟道临神色平常,并没有因为自己突然坐起来而感到惊讶,摇头苦笑了一声道:「我就知道瞒不住兄弟,唉,希望能瞒过莫荣吧!」

练惊鸿说起自己的干爹莫荣时,丝毫没有什么感情,就像在谈论一个陌生人一般。听到这话的钟道临,想起了当初莫荣吩咐的「一有不妥,立即将练惊鸿击杀」,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是不明白,练惊鸿怎么会谈到自己二人被人出卖?

他讶然道:「难道练大哥是说,龙血跟莫荣二人故意出卖你我不成?可是牺牲部分黑云骑换取云雾城兵权,是早就制定好的计画,难道……」

听到这话的练惊鸿冷笑了一声,恨声道:「恐怕不是部分,而是莫荣一早就准备牺牲全部的黑云骑,来换取城中那些手握兵权的将领支持。

「也只有我这个黑云骑督帅死在了田世才或者龙战的手上,才能把仇恨转嫁到龙傲的身上,钟兄弟不会不明白吧?」

第一时间更新《62年大团结10元人民币价格》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开在墙缝里的花借物喻人作文

温玖芝

魔兽时代之古神再临

周虫虫

无敌霸帝

嘎嘎猪

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下

九宫莲

问水九剑

调味包

棺材村

星风铃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